學講話·品典故 | 與朋友交,言而有信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06-14 閱讀次數:213

6月12日,在出席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五次峰會并對塔吉克斯坦共和國進行國事訪問前夕,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塔吉克斯坦《人民報》、“霍瓦爾”國家通訊社發表題為《攜手共鑄中塔友好新輝煌》的署名文章。文章指出:中國古人說,‘與朋友交,言而有信’。互信是中塔全面戰略伙伴關系的基石。正是基于互信,中塔成功解決歷史遺留的邊界問題,495公里的共同邊界成為連接中塔人民友誼的橋梁和紐帶。雙方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的重大問題上始終相互理解、相互支持。”

“與朋友交,言而有信”,這句話出自《論語》:

子夏曰:“賢賢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與朋友交,言而有信。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

意思是,一個人倘若能夠看重賢德,侍奉父母能竭盡全力,服侍君主能忠于職守,與朋友交往能言而有信。這樣的人,就算他自己說沒有學習過,但他一定已經有學問了。

子夏認為,一個人有沒有學問,主要不是看他的文化知識,而是要看他能不能信守“孝、忠、信”等傳統道德。不止是子夏,翻閱《論語》我們會發現,孔子和他的弟子們都把“信”看作為人立世的重要關鍵點,講求信義,相互信任,是人與人交往的“底線要求”。所以,《論語》里還說:“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民無信不立。”孔子的學生曾子,每天都要反省自己:“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為人辦事盡心了嗎?與人相交誠信了嗎?所學知識踐習了嗎?為事要忠、為人要信、為學要習,孔子最看重的人生品格里,信,就是關乎能否立身的重要一條。

人們常用“一諾千金”來衡量信的價值,其實,何止千金,在中國人的觀念里,沒有信譽的支撐,就沒有人格的樹立。《史記》中記載過一個“尾生常存抱柱信”的動人故事:尾生是一位守信的青年,他和心上人相約于橋下見面,可是女子沒來,大水卻來了,尾生抱定“不見不散”的信念,牢牢抱著橋柱在漲水中就此溺亡。后人往往將這件事理解為尾生重情義的表現,為他的癡情而感動,其實倒也并非如此。尾生所癡的不是心中的“情”,而是他許諾的“信”。倘若真是重情之人,他應當為了心上人而保重自己,至少可以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去等待。可他卻寧愿用“生死不移”來證明一份“信守不變”。尾生的約會等待,是“信”的意義,大于了“情”的意味。

正因為信如此重要,所以古人對自己的出言十分謹慎。從戰國時期的《春秋谷梁傳》就態度鮮明地指出:“言而不信,何以為言!”到漢代的《大戴禮記》更同意這觀點,說:“可言不信,寧無言也!”如果言而無信,那就寧可不說話!唐代《臣軌》中更把信字提到修身、齊家、治國的高度:“故君臣不信,則國政不安;父子不信,則家道不睦;兄弟不信,則其情不親;朋友不信,則其交易絕。夫可以為始,可與為終者,其唯信乎。”信,不僅僅是品格的高層次要求,而是人生的必要性條件。沒有信用,就沒有立足之地;沒有信義,就沒有立世之本。

信是人與人關系的基礎,也是國與國交往的前提。《左傳》中曾說,“信,國之寶也”,信用是國家的重寶。信譽建立,比城池建造更難,建立之后的維持亦難,信諾百事可能才筑造起一道信任的高墻,但毀諾一事就可顛覆信任的根基。這個道理,兩千六百年前的晉文公重耳就深深懂得。重耳做公子時曾流亡楚國,為感謝楚成王對他的款待,便留下信言說,倘若將來他能回國,如果遭遇晉楚兩國交戰,一定讓晉軍退避九十里,以謝今日收留之情。這就是成語“退避三舍”的由來。后來,戰況果如重耳所言,晉楚兩軍對決,晉軍退避九十里后才戰。而在晉軍后退的時候,軍吏曾表示過強烈反對,但重耳的舅舅子產,代替重耳發言說,如果沒有楚國的前恩就沒有晉國的今天,不能背棄恩惠而食言。的確,國之信,重九鼎,對內,民無信不立,對外,國無信不威。這正是《孔子家語》里說的“輕千乘之國,而重一言之信”。

從古至今,言而有信、言出必行,這是中國人始終堅守的道德準則。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曾在多個場合強調中國在國際關系準則上講誠信。如2013年10月3日在印度尼西亞國會的演講中就提出“人與人交往在于言而有信,國與國相處講究誠信為本”。2015年4月21日在訪問巴基斯坦時引用“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并強調這與巴基斯坦人所說的“誠信比財富更有用”契合相通 。2019年4月26日,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上再次強調:“中國人歷來講求‘一諾千金’。”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打開國門搞建設,全球共享了中國改革開放成果,為世界經濟發展作出的貢獻有目共睹。“一帶一路”倡議提出6年來,中國同共建“一帶一路”國家貿易總額超過6萬億美元,同沿線國家共建的82個境外合作園區為當地創造近30萬個就業崗位;截至目前,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達成的具體成果落實率達到100%……一項項看得見、摸得著的實際舉措給各國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彰顯了“計利當計天下利”的中國胸懷,詮釋了“言必信、行必果”的中國行動,匯聚起“眾行者易趨”的前進力量。

互信是國際關系中最好的黏合劑。在世界經濟的大海中,各國互通有無,船只川流不息,靠的是信用之帆,而每一次變臉和出爾反爾都是對自己國家信譽的又一次損耗和揮霍。人們常說“天道酬勤”,其實“天道”也“酬信”——付出誠信,一定能收獲信譽。(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郝思斯)

上一篇:干事業要有釘釘子精神

下一篇:警 醒



版權所有:中共四平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四平市監察委員會

吉ICP備16006071號       吉公網安備 22030202000126號  網站聲明       

江西11选5